上课睡觉肥音酱

一只帅气的狍子。

#喻黄#不知道

终于找到了!!感觉马(๑•̀ㅂ•́)و✧

人民日豹:

这文还有一个名字《我的儿子真的不叫黄金脆皮鸡》


一发完结,压力好大摸喻黄。


灵感来自虾受太太的直男三十题。


友情向,暧昧向,私设多得不行,不能接受的别看,不接受掐。


----------------------------------------


(一)


 


     退役以后,黄少天和喻文州有几年没见过面。


     黄少天的手机丢了一次,号码全扔了个光,那时候他刚回国,事情多得他跳脚。换了个QQ签名叫大家给自己发个号码,黄少天就去忙自己的事儿了。跳着脚毛毛躁躁地忙了好几个月,黄少天才彻底安顿下来,新家在G市有点偏的一个高级小区,各个方面的条件都很好。


     离开联盟好几年,当年剑圣的风采已经很少有人提及,新的队伍新的选手一个个涌现,他们注定成为了历史。或许有老粉丝还会提到当年蓝雨的辉煌,当年剑与诅咒的不可替代。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如今还能并肩作战,黄少天和喻文州却渐渐淡出了人的视线。


       走在大街上不会被粉丝团团围住,甚至到了网吧都不会有人一眼认出,时间的力量比一切都可怕。


      黄少天倒是很习惯,他本来就是个适应性很强的人,该决绝的时候就够果断。


      早上出门的时候他挺惊喜的,因为碰上了喻文州。


      退役之后,荣耀在生活中即使依然很重要也淡化了许多。当年职业联盟的同事们,变成了更像是网友的存在,没事儿一起刷个boss打打竞技场,或是聊聊工作家庭和孩子,比网友亲密,却又隔着太远的距离。


      黄少天一退役就被家里推攘着出了国,混了几年才回来,感觉一切都生疏得很。


      早上碰到喻文州的时候,他猛然发现,跟他最亲密的队长,居然也是几年未见。


     喻文州穿着西装,正在开一辆小轿车的门,看见对他挥手的黄少天,眯眼一笑,就像几年前一样。喻文州还是变了的,装束比原来成熟了好几分,人似乎瘦了一些,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特别招女孩子喜欢。


      怎么说的来着,就是标准高富帅。


      黄少天把他堵在车门前说了一大通,说得口干舌燥,最后获得了几个有用的信息,黄少天挺高兴的。喻文州就住在他家对面那栋,窗子对窗子,近得要命。


 


(二)


 


       黄少天这次回来,还有一件事儿,他结婚了,得带媳妇儿见父母。


      女孩儿是个留学生,也是G市人。黄少天在国外认识的,谈了挺好几年。后来黄少天瞅准机会,求婚成功,俩人在国外简简单单举行了个婚礼。这次回国,两个人也没准备再出国,就踏踏实实住在G市好好过。


      这天回去,黄少天就对着女孩儿说了一大通见到原来老队长的事儿。女孩儿性格特别温柔,就笑咪咪地听他唠,时不时插上两句疑问。


       再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咖啡馆,见面的人数增加到四人。


       黄少天带了他的妻子,喻文州带着女朋友。


       四个人意外聊得开,东拉西扯地说了一下午,都挺高兴。


       喻文州快要结婚了,请帖送到黄少天手上,上面印了一张结婚照。


       郎才女貌,童话得不行了。


       黄少天想发表一大通演讲来表达自己的感慨,最终到嘴边竟然只有两个字“恭喜”。


      果然太久没刷垃圾话,技能都连不上来了。


      想到这里,黄少天就想起来训练营那会儿的事情,越想越多,然后就一个人在那儿乐呵,看得其他三个人都莫名其妙的。


       喻文州轻声问他,“少天,怎么了?”


    “没怎么。”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个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有点想哭。


 


(三)


 


     喻文州婚礼那天算是一个小重聚,蓝雨的选手基本全来了,还来了不少其他队的。基本都是好久没见,大家都变了挺多的,单身的还是大多数。他们多是宅男,离了原职业也改不了习性,没事儿的时候还是喜欢泡在荣耀上。


     黄少天带着妻子来的,被好一通打趣,都说没想到黄少天能找到忍得了他的女孩儿。黄少天边笑边吵嚷着,他的妻子站在一边就那么笑着。所有人都说他好福气。


      婚礼的焦点当然还是喻文州。黄少天站在人群里看他从女友现在应该叫妻子的爸爸手中接过女孩的手,带着温柔的笑宣誓。阳光通过教堂的大玻璃打在喻文州的头发上眉眼间,黄少天忽然觉得无比耀眼。


      仪式后的酒席,职业选手都坐在一桌儿。离开职业圈,不少选手也练出了点酒量。黄少天在席内一个劲儿说话,被灌了不少酒,本来酒量就不怎么的,被灌得晕晕乎乎的。喻文州来给这桌敬酒的时候,他的意识已经不大清明了。


      他搂过了喻文州的脖子就一个劲儿傻笑,边笑边说,“队长你看我们拿冠军了!我就说蓝雨是最厉害的!什么嘉世什么霸图什么微草都不如我们蓝雨!蓝雨就是宇宙第一超级霹雳无敌的战队!剑与诅咒他们有吗有吗有吗!!队长!我们一定还能拿好多好多好多冠军的!”


      这一桌子看他这样子都笑得不可自制,郑轩和徐景熙赶紧把黄少天从喻文州的肩膀上扒拉下来。


     黄少天又扯着郑轩说了一大通,郑轩本来就没什么精神,被他说得更没精打采了。黄太太在一边看他这样子哭笑不得,又拉不住,因为他连自己也不认得了。


     “少天的意识还在第六赛季拿冠军的时候呢。”


      喻文州笑着解释,一边整理了一下礼服,任何时候总是保持着镇定和风度。


 


(四)


 


      邻居当了好几年,黄少天和喻文州来来往往也算频繁。两人在同一年有了孩子,都是小男孩儿,都长得清清秀秀的,格外惹人疼爱。


       两家人有了孩子就更加喜欢串门儿,孩子坐不住,总爱去对方家里玩儿。


       黄少天的孩子大了几个月,性格不怎么像黄少天,性子很沉静,或许是黄少天的话太多,他被憋得没话说。喻文州的孩子倒是挺爽朗的,笑起来特别阳光。


       周末的时候黄少天就爱抱着儿子去喻文州家坐坐,然后他就左拥右抱着小喻小黄给他们讲原来在职业联盟的事儿。小喻就拉着黄少天喊“剑圣叔叔”,黄少天笑得特别开心,把小喻揽过来就吧唧亲一个嘴巴子。


       孩子说是难养,但长起来却也真的挺快。转眼俩小子都成年了,大学考得一个学校。两家人都挺放心。两人跟黄少天和喻文州一样,多年的好朋友,一起倒是有个照应。


      家里少了孩子就像少了什么一样,两家人还是经常走动,话题一般都离不开孩子。什么小喻又拿了奖学金真争气,小黄昨儿打电话说有姑娘追他之类的。


      黄少天有时候发现自己真是老了,荣耀已经停服了好几年,他也不想去碰别的游戏。


     大概也打不动了吧。


     黄少天就这么想着,然后看喻文州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洗洗切切。


     他的太太跟喻太太聊得开心,还一边抱怨黄少天不会做饭什么都要自己干。喻太太就说文州这人不如黄少天有趣,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但不知道心里想什么。


     黄少天看着两个女人聊,自己也插不上嘴,干脆去厨房跟喻文州聊天。


     喻文州的身材依旧很好,修长挺拔,五十出头的年纪也不显老。黄少天其实看上去更年轻,他这人总显得毛毛躁躁的,但其实关键的时候从来不掉链子。


      黄少天就靠在厨房门边跟喻文州说话,从训练营一直聊到退役,当职业选手的日子不算长,但聊了这么多年,两人都不觉得腻。


     “文州,我觉得我们都老了。”


      喻文州把蒜末儿倒进锅里炝锅,声音滋拉滋拉的,他侧过头笑着看黄少天。


    “你不老,少天。”


 


(五)


 


     儿子对黄少天出柜的时候,黄少天气得手都抖了。他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又心疼又生气,看着低头沉默的儿子,他就更气不打一出来。


    他的儿子不爱说话,平时温和,性格却很倔,看准了时机,爆发力惊人,跟黄少天一个模样儿。一通骂把儿子骂出家门以后,黄少天才开始有些迷惑。


     接到喻文州的电话的时候,黄少天差不多已经不生气了。他大概猜到这么晚了儿子能去哪里。所以他一接起来就又说个不停,“文州你说,我这儿子怎么这样,你说搞同性恋多苦啊。虽然说现在开放了很多,但是还是那么多人搞歧视,这条路多难走啊。他知道什么是爱吗就跟我谈这个,万一以后又喜欢女孩子怎么办?这不是瞎闹吗?气死我了到底是哪个混小子勾引我儿子!”


    “少天,你先冷静。”


      喻文州的语气还是很淡,然后那边传来了几个声音,换了个人接电话。


      小喻的声音和喻文州很像,但是年轻有活力很多,“黄叔叔,对不起。”


     “我靠。”


       黄少天很久没骂过脏话了,他举着电话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电话又被喻文州拿回去,“什么事儿明天再说。”


      喻文州比黄少天冷静了很多,他从来都是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冷静的人。他坐在客厅里一言不发,俩小子就站在他面前,也都这么沉默着不言不语。


       小喻平时看上去爽朗得没心没肺,其实内心是个极其缜密的人,没有想好的话不会说,没有把握的事不会做。而他在困难面前不退缩不慌张的样子,和喻文州如出一辙。


       喻文州了解自己的儿子,于是他明白恐怕不是儿戏。


       他问了几个问题,两个小子回答得斩钉截铁,喻文州自己却完全乱了。


     “睡去吧。”


       最终,喻文州丢下这一句就踱到阳台边抽烟,他不喜欢抽烟,可是烦的时候,抽烟确实能定心神。


       他的脑子很乱,对面就是黄少天家的灯光,他仿佛能看到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气急败坏的样子。


      在阳台上呆了一宿,喻文州的脑子里把几十年的日子过了一遍又一遍,才猛然发现,自己心中或许曾有过一丝的情愫,被理智完完全全掐灭。


       或许还没掐灭,只是埋在最深的心底,蒙上了厚厚的尘埃。


 


(六)


 


        最终两个小子还是在一起了,黄少天是个心软的人。他也不是歧视同性恋,就是觉得这条路走得太辛苦,他心疼。


       这风波算是彻底过去了,两家人现在真真成了一家人。黄少天有时候笑,做哥们儿做到这份上,上辈子不知道回了多少次眸。


       喻文州还没到六十身体就开始不好。


       拖拖踏踏好几年,最终还是不得不住院。他身上好几个地方都有问题,最严重的是心脏。黄少天有时候在病房里陪喻文州聊天就开玩笑,“文州你就是心眼儿太多,心太脏,你看心脏都承受不住了。”


      喻文州变得很憔悴,说话也有气无力的,只是笑容还跟几十年前一样,温和淡定。


      他去世那天精神很好,大约是回光返照。


      黄少天一家跟他的老婆孩子都围在他身边,他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又清醒又有条理,只是说的话很不吉利,就像交代遗言。


       下午睡了一会儿,喻文州开始神志不清,嘴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一辈子话都不多,临死了却像黄少天似的,嘴上一刻不停。


      喻文州口里蹦出的话乱七八糟的,只有两个词“少天”“蓝雨”勉强能听清。黄少天站在人群的最外,看着喻文州眯起的眼睛。


      黄少天忽然扒拉开所有的人,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队长,我在呢。”


   “少天,又一起拿冠军了。”


     那是喻文州留下的最后的话语。


 


(七)


 


        喻文州的遗物不多,整理起来不难。小喻在父亲的书房里找到了一个箱子,打开时一股子尘埃味儿扑面而来。东西不多,全是纸制品,小喻翻了翻,发现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些东西全都跟电子竞技有关。有很老的《电竞之家》和《电子竞技周报》,还有各种各样的画报和画集,还有一些散乱的照片。他在那些杂志报纸上面看到了熟悉的名字,黄少天喻文州,喻文州黄少天,两个名字总被一起提及,似乎密不可分。


        这箱东西小喻送还给了黄少天,他不知道这东西的意义。


       黄少天抱着这箱子的表情很复杂,他憋了半天,才说了句谢谢。


       这箱东西黄少天看了整天整夜,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仿佛看上一遍就能回到那个时候一次。


       回到那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杂志报纸上的两人还很很年轻,勾肩搭背地站在一起,眉眼间全是年轻和活力。


       黄少天用手摸着那有些泛黄的照片,忽然嚎啕大哭。


 


(八)


 


       俩小子领养了一个孩子,从小就爱听故事。


      喻文州走以后,黄少天就更爱讲原来的事情,似乎讲一遍就能重新活上一遍。


       孙子特别爱听这个也特别爱打游戏,最后真的成为了职业选手。


       黄少天很长寿,死的时候黄太太已经不在,孙子都快退役。


       那一天,孙子抱着刚刚拿到的冠军奖杯,兴高采烈地给黄少天讲决赛的精彩画面。


       黄少天不说话,就那么笑眯眯地看着他,样子居然有点儿像喻文州。


       其实他已经听不太懂孙子在说什么,现在的游戏跟荣耀时代已经相差太远,但是他喜欢听,他有种还在几十年前坐在赛场上的感觉。那时候他还年轻,坐在选手席里,身边是同样年轻的喻文州,永远温和的笑着,无比可靠。


       他接过孙子递过来的奖杯,就像盲人一样一点一点地抚摸,仿佛要把这奖杯的形状刻到心里去。


       然后,他又哭了。


       莫名其妙的,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


 


(九)


 


       黄少天最后还是寿终正寝,就靠在老公寓地阳台边,正对着喻文州家的那个阳台,只可惜,那家里再也不会走出来一个男人,跟他相伴了几十年的男人。


     他的遗言居然跟喻文州一样。


    “又一起拿冠军了。”


     他的遗物更少,除了喻文州的那个箱子只有一个一直放在客厅里的冠军奖杯。


     很旧的奖杯。


     蓝雨,第六赛季。


     把奖杯拿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底下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得乱七八糟的。


    “蓝雨冠军!”
    “蓝雨果然是宇宙第一强队!!我就知道我们世界第一!蓝雨以后一定还会更加更加更加的厉害!剑与诅咒无可复制!蓝雨下赛季还是冠军!!来战来战来战来战!”


    “蓝雨加油!再拿冠军!”


    “蓝雨最强!加油!”


      写在角落里的字迹最漂亮。


    “我们还有许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十)


 


     “他们一定回去了,回到那个属于他们的永恒的夏天。”


     “会很快乐。”


      黄少天的墓碑上,照片用的还是他二十多岁的时候的老照片,笑得灿烂若千阳。


      他们还有许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END—— 


 说一下。


黄少和喻队都很爱自己的妻子孩子,对彼此的感情也是模模糊糊的,就是回忆起来才发现自己有小悸动这样。其实到最后他们对彼此的感情和对妻儿的感情都差不多了,亲情。一家人的亲密。


就是直男三十题最后一题:快死了才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直。


 如果不能接受还是算了吧,别因为这个打我么么哒……


 

评论

热度(642)